猶記兒時蘋果香

 讀新聞 2019-11-12 10:11 來源:昭通新聞網

蘋果成熟季節,進入昭通壩子,路邊隨處可見碼得整整齊齊的蘋果,深的淺的顏色、大的小的果子,分類擺放,成為一道風景。真是佩服賣主,可以擺出各種樣式來。不時有人停車詢問,各自講價,講好之后,就搬個三五十公斤上車來,或自己吃,或送親朋品嘗。

關于昭通蘋果,有行家說,昭通蘋果在云南是引種最早、分布最集中的。1940 年,留美博士吳鏡漪就從四川成都引入150株蘋果樹在昭通灑漁栽種。作為外行的我,只曉得昭通蘋果清香甜脆、品種很多……每每吃到這些又大又甜的蘋果,就讓我記起兒時家里栽種的蘋果,記起那些幼年往事。

在我幼小的時候,我家門口栽有兩棵蘋果樹,一棵位于我家吊腳樓的下邊,在我記事起就有了,聽爸爸說那是他分家出來自己建房子那年,建好后爺爺給我家栽的,爸爸說笑著:“那時候還沒有你呢!”另外一棵位于我爸爸后來建的一排大瓦房門口的堡坎上,爸爸砌堡坎之前就栽了蘋果。這兩棵果樹一直是我們幼年時期最大的等待。

幼時家貧,家里的水果都是等到成熟后背上街賣了換家庭日用品的,一樹沉甸甸的蘋果有可能就是家里一年的煤油錢。大人可舍不得把它拿來喂我們幾張像鴉雀一樣張大的小嘴巴而讓全家人摸黑一年。家里很多家務都是大人就著煤油燈完成的,像做我們姊妹幾個穿的千層底布鞋、給我們的破洞褲打補丁、在煤油燈下將玉米脫粒然后磨面最后做成每日口糧……盡管如此,父母還是會在蘋果成熟采摘的時候,選擇一些看起來賣相不怎么好的,或者小果子,分給我們幾個好吃的“小饞貓”。

到現在為止,我都沒有搞清楚我們家的兩棵蘋果樹究竟屬于什么品種,它和我們當時生產隊集體栽種的那種不是一個品種,集體的蘋果果子稍微有點棱角,果子成熟是青中帶綠,而我家房前栽種的蘋果圓潤,果子成熟了青中泛白;還有味道也是大不一樣的,集體的蘋果有點酸澀、偏硬,而我們家栽種的蘋果清甜,脆生生的,稍微有點發泡。最主要的還是我們家栽種的蘋果成熟期還要早一點,差不多等我家栽種的蘋果摘了在街上賣完一個星期左右,集體才會通知大家去摘蘋果之后分到每家每戶。

正因為如此,幼小的我們在那些年總是守候在蘋果樹下,期待著蘋果成熟。春天來了,蘋果樹從冬天的冰凍中醒來,開始冒出了嫩芽,接著嫩芽上展現出了花苞,過不了幾天,花苞長成花蕾然后綻放成滿樹的蘋果花,粉紅粉紅的蘋果花,和集體蘋果林的白色花朵不一樣。春風拂過,滿樹搖曳的蘋果花也如白雪般飄落下來,作為大姐的我帶著年幼的姊妹幾個在蘋果花下嬉戲玩耍。我指著蘋果花對弟弟妹妹們說:“這花以后是要結出大蘋果的,你們看,這些花以后會是滿樹的大蘋果!”弟弟妹妹不相信,跑去問爸爸媽媽。得到的答復和我說的一樣,于是,姊妹幾個就開心地在樹下跑起來,憧憬著蘋果成熟時間的到來。

可是蘋果樹卻不管我們怎么著急,不急不緩地慢慢生長,花開花謝,慢慢長出小蘋果,直到蘋果長到拳頭那么大小的時候,就是我們姊妹幾個在蘋果樹下流口水的時候了。有時候我們還會乘大人都下地了,姊妹幾個拿人放著哨,再用竹竿將蘋果偷偷地打下來。姊妹幾個坐在蘋果樹下吃完蘋果,將果核丟在大人看不見的地方后,再在樹下商量如果父母知道了怎么怎么說。很多時候都以最小的妹妹哭了需要用蘋果哄她作借口的。不過我們知道家里的蘋果是要賣了買煤油的,也不敢打下太多,那些年那個饞,感覺都沒有吃夠,又大又甜的蘋果就被母親一背簍背到街上換成了煤油帶回來了。

不過還有一些時日,隊上集體就要摘蘋果林里的蘋果來分給每戶人家了,那個蘋果的味道沒有我家種在屋前的甜,所以父母不會將分到的蘋果背上街賣的,隊上分到的蘋果雖然沒有我家的好吃,不過在那些衣食匱乏的歲月里,那些不怎么甜的蘋果也足以慰藉長期缺衣少食的我們了。

那兩棵蘋果樹承載了我們太多的童年故事,那兩棵蘋果樹的蘋果香味一直留存在我們的記憶深處。現在我和弟妹們都長大先后離開了老家,也將家里的老母親接到城市生活,不過那兩棵蘋果樹還是我們對老家回憶中不可或缺的一個重要部分。遺憾的是隨著我們的離開,爸爸當初栽下的蘋果樹日漸枯萎,后來已經死去,留下一個樹樁在我們家門口,代替我們守著我們家空無一人的老屋;而爺爺給我們栽下的那棵蘋果樹,在幾十年后蒼老的歲月里,依然在開花結果,不管我們在不在老家,它都在忠實地履行著它固有的職責,開花、結果,四季更替。

前不久因有事回到老家,由于正處在雨季時節,山里的雨淅淅瀝瀝一直在下,常年無人居住的老屋被霉菌瘋狂占領了,以致日用被褥潮濕得無法使用,當晚不得不寄宿在隔壁親戚家。第二天一大早,我和弟弟冒雨開門查看房屋是否漏雨,發現以前亮堂堂的院子早已被野草蠶食,連去廁所的路都被新長出的竹子攔住了。但令我們驚訝的是爺爺當年栽下的蘋果樹依然佇立在那里,樹上還掛了一些不成熟的蘋果,它用它特有的方式向我們問好。突然一股心酸的感覺莫名地襲來!

我老家的蘋果樹,我兒時的蘋果香,更承載著那段青春歲月的美好記憶,果樹如家人般讓我倍感親切,無論我身在哪里,它都一直在我的身邊,在我的靈魂里,和我共存。

如今的昭通蘋果,早已成了秋城昭通的名片。還精心培育了紅富士、新紅星、喬納金、神砂、2001等一批適應昭通土壤、氣候的品種。目前,紅富士、新紅星、喬納金已逐漸替代了原有的金帥、國光、元帥等老品種,逐漸形成了早中晚熟的合理搭配蘋果系列,蘋果基地建設促進了昭通蘋果產業的發展。昭通蘋果除銷往云、貴、川三省及廣東、廣西、香港等地外,還遠銷緬甸、泰國、越南等東南亞國家。蘋果生產已成為昭魯壩區農民增收致富的重要產業之一。

作為昭通人,我為昭通有堅實的蘋果產業而自豪。


(作者:周 菊    



審核:殷國慶   責任編輯:崔鵬
昭通新聞報料:0870-2158276 昭通新聞網,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昭通新聞報料:0870-2158276   昭通新聞網,未經授權不得轉載審核:殷國慶 責任編輯:崔鵬
標簽 >> 文學 
    刷阅读量赚钱违法不 排列三500期走势图 北京快中彩k线图 30选5开奖结果查询 河北快三同号推 时时彩软件制作 辽宁35选7开奖结果查询 浙江风采 天津快乐十分走势图 11选五开奖宁夏规则 开元935cc棋牌 十分钟快三合法吗